我误入了日本的 “傀儡村”,感受人们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 VICE

07/14 16:19 VICE

点击图片收看世界杯系列 Vlog #莫斯科郊外的门柱#




劉一森

日本的城市很拥挤,乡下却没什么人,所以我特别喜欢日本的乡下。

上周末,我去了离东京不远的山中小城琦玉县秩父市,这里是埼玉县的最西边。因为没有事先计划,逛到下午准备去当地有名的三峰神社时,才发现这个地方离铁道的终点站还有很远,而巴士在我们到三峰口站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所以决定在附近随便转转。

人烟稀少的秩父市 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顺着路走,经过一座桥。由于跨过峡谷,这里成为了自杀率最高的地方,桥上有布告牌写着心里咨询热线。而这座桥下,就是贄川。

贄(zhi四声)川,全名贄川宿(にえがわじゅく)。在铁路通车以前曾作为参拜三峰神社必宿的落脚点而兴盛一时,铁路通车后,人们可以一日往返,就算吃住也可以去较为繁华的秩父市,这个小村就衰落了,现在这里猴子比人还多、比人还凶。

一只很凶的猴子

贄川是个在国内网站几乎搜不到的一个小地方,以前就是个驿站,现在通过村子里随处可见的人偶来吸引游客。かかし,汉字是 “案山子”,发音念做卡卡西,是人偶,傀儡,牌位的意思。在日语里也有 “没有灵魂的傀儡” 的意思。

日本全国有好几个这样的地方,如果非要说贄川有什么特别的,就是宫泽贤治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宫泽贤治是日本著名农业学者,民俗学者,宗教学者,作家,代表作《银河铁道之夜》,是个神神叨叨的人,整天神神佛佛挂在嘴边。

由桥上望去,左边的村落就是贄川

大概因为新面孔一眼就能看出来,经过桥时,一个带着孙女骑自行车的老爷爷上来跟我们搭话。

“Good Morning。”

“是哪国人?来旅游吗?”

“日语不错呢。”

知道我们是外国人,小孙女用一种老太婆一样的语气对我们说:“日本是个好地方哦。” 女孩的样子很可爱,但总感觉哪里不对劲。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半天之后,老爷爷就带孙女回家吃饭了。当我们半路被猴子拦路往回走再次和他们相遇的时候,小孙女突然冲我们很凶地装起了猴子,并且大吼大叫起来。

在桥头看到这个东西时我就有种不祥的预感了

因为天色渐暗,周围环境的荒芜又平添了一份可怖。过了桥,迎接我们的木偶成为了这个村子异样的开端。我注意了一下这个村里的傀儡,基本都是老头老太太,偶尔会出现单身女性和带孩子的老人。而所有的傀儡都出现在合理的地方,坐在那里应该做的事。

整个村子走下來,没有丝毫的人气,除了桥上遇到的老头和小孙女,还有一个满脸愤怒的老头和一个老太太。而村里这些大量的傀儡,似乎就是这个曾经繁盛一时的村子的村民们存在过的证据。

迎接我们的人偶

老头坐着的院子里有一个老太太在晒衣服,这个傀儡的原型应该就是他死去的先生了

在一些已经废弃很久长着杂草的店铺门口,坐着一些正在 “工作” 的人偶,他们应该也就是这些店原本的主人。大部分傀儡都曾经是镇上的居民,后来镇上的人越来越少,傀儡就被照着给他们的样子制作出来摆在他们经常出没的地方。

我们走在村子里,基本上每家每户门口都有几个,公共设施门口也会有,而活人是没几个的。人偶中偶尔也有 “外地人”,在一个还没制作完成的人偶身上,我看到了一个小相机,据说这是上周来旅游时不小心掉下悬崖摔死的人。

图片中骑车的两人就是我们在桥上遇到的老头和小孙女

逛了一圈之后,趁着天还亮着,我赶快离开了,我很害怕天黑之后就回不去了。毕竟公共交通歇得特别早,而如果真的留下来,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和这些布和棉花做的 かかし 们相处。

临走时,白衣服老头又出现了,和颜悦色地问我们,“你们要不要留下来吃饭?反正也回不去了。”

等我回到家查这里的资料,才发现白衣老头正是村里所有人偶的 “爸爸”。


下拉浏览更多人偶:



//编辑:麦基

VICE最新文章:
2018-09-21 我们跟
2018-09-12 我和我的伴侣,收入差距有点大 | VICE
2018-09-07 一个 “丑男” 如何才能得到性与爱 | 别的女孩
2018-08-15 用男朋友交换烟灰缸?行!
2018-08-12 虚拟女友工作手记 | 别的女孩
2018-08-10 我连续七天每天只吃同一种颜色的食物,紫色最恐惧,白色最虚
2018-08-09 十二星座可能会喜欢哪位歌手?| i-D
2018-08-06 这里有一个自称给航母打蜡、
2018-07-28 感谢大天狗在首演之后,接受了我的采访 | 别的次元
2018-07-24 别杀吃鸡游戏里一动不动的人,他可能是在画油画呢 | VICE
2018-07-20 我是女足球员,不是

扫码关注微信

VICE 微信二维码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