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泉关之战:东西方武力与文化的第一次大碰撞

06/15 12:35 最强冷吧众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希腊与波斯的战争?



公元前5世纪的希波战争,被认为是东西方武力与文化的首次激烈碰撞。号称百万大军的波斯帝国,在一系列诡异的失败后,放弃了对希腊本土地区的图谋。发生在温泉关附近的阻击战,则从开始阶段,就把这场战争推向了高潮。

运筹帷幄

强大的波斯帝国已经控制了当时的主要文明区域


按照薛西斯的计划,波斯人要征服多山的希腊,就必须水陆并进。海军不仅可以为陆军运送补给,而且可以在必要时进行海军登陆,对敌军实行包抄。


由于希腊经常上演同族内斗的保留节目,失利的一方往往乐于引进外敌助阵。所以薛西斯在要求大部分希腊城邦妥协或者臣服的同时,还准备了大量的金钱用于扶植或者收买各城邦的反对派。


刻有弓箭手形象的波斯金币与银币


有鉴于此,希腊联军必须准备海陆的两路防御,通过海军击败对方船队,打击对方的海上运输线是战役的必须。按照科林斯地峡联盟的计划,波斯人数量过于庞大,直接与他们在北希腊或者中希腊的平原地带列阵而战无异于自杀。所以希腊人决定利用险要的海陆关口抵消波斯兵力的巨大优势,进而发挥希腊重步兵单兵战斗力。希腊战舰则要发挥熟悉爱琴海海况的优势。一旦用雄关阻拦波斯人的前进步伐,其人数优势会成为巨大的累赘。大君会由于伤亡过大或者粮草不济,失去大部分战斗力。


但是古希腊城邦的特点影响到了防线设置。几乎所有的希腊城区规划,都是卫城-城区-城墙-农田的圈层结构。一旦战火烧到本土,就意味着城外的农田和经济作物受到蹂躏,公民会因为不能务农和经济作物受损而蒙受经济损失。大量的人畜集中在城区容易引发食物与水源污染,进而诱发疾病。所以希腊城邦往往会约定在边境上作战,都不愿意战火烧到本土。


波斯人的进军路线与希腊联军的防御计划


从成员来看,科林斯地峡联盟的主要加盟国都位于科林斯地峡附近,或是位于伯罗奔尼撒半岛和附近海岛上。所以他们整体倾向于防御伯罗奔尼撒半岛,将波斯人拒之于地峡以北。但又担心后勤补给和外敌的海上偷袭,不希望在离本土过远的位置作战。所以在公元前480年,希腊联盟向克里特,科西拉和叙拉古等海外殖民地请求援军时,后者因为远征距离过远或者有强敌在侧,而没有答应向本土派兵救援。


之前希腊北部的色萨利人邀请联盟前来防御谭佩峡谷。他们告诉联军,如果不能支持他们抗战就会投靠波斯人。联军在公元前480年5月,派出了10000名重步兵前往色萨利的谭佩峡谷设防。但发现峡谷有山间小径可供包抄,于是选择撤退,仅仅象征性的对色萨利人进行安慰。


6月份,薛西斯的大军进入欧洲后来到北希腊。为了自保图存,色萨利和附近地区的希腊人纷纷投向了波斯。剩下的城邦选择的下一处防御地点,就是希腊中部的阿尔提米西亚和温泉关。


以斯巴达为首的南部城邦最初希望在科林斯地峡阻击波斯人


雄关险塞

今日的温泉关 其地势比古代开阔了许多


公元前480年7-8月,希腊联军前往温泉关组织海陆两线防御。温泉关是位于希腊中部的一处险要关隘,得名于关口的一片片炎热的温泉泉眼。温泉关附近都是易守难攻,难以逾越的山川地形,不利于波斯骑兵活动。只有温泉关所在的通道是一条东西走向的甬道,前后长约5公里。


这条通道的南面是陡峭的山峦,而通道的北面紧贴着玛里斯海湾。整条通道上有三个地方“西关”、“中关”、“东关”。中关是古代弗西斯人建造的防御骑兵的边墙,西关和东关最窄的地方“宽度只够通一辆车”,最利于防御。战役中提及的温泉关就是围绕着这道边墙展开的。


在温泉关附近,还有一处海上版的温泉关:阿尔提米西亚。包抄是波斯人的惯用战术,用不了骑兵,也可以用海军来实施。但温泉关附近的海岸线都是东南-西北走向,到处都是岩石,还没有河流注入,缺乏良港以供泊船。这片海域唯一可以泊船的天然良港,只有阿尔忒弥西亚附近的海湾。既有半岛阻挡强风,而且附近还有水源,有利于波斯舰队的休整。


更重要的是,波斯人可以沿着优卑亚岛和比奥提亚之间的狭窄海峡航行,包抄温泉关的后路。十年前的马拉松之战中,波斯舰队就曾经出入过这条险峻的水道,有过在该海域航行的经验。所以希腊人必须在阿尔忒弥西亚设置海上防线,防止敌人对温泉关守军的包抄。


为了预防被包抄 希腊联军必须在海陆两个方向进行布防


斯巴达的忧虑

来自伯罗奔尼撒半岛的斯巴达是希腊陆军的顶梁柱


虽然希腊人有天险相助,但是天时和人和等种种因素,导致这次联合防御很难持久抵挡波斯人,只能起到延迟对方南下的效果。


首先,对于以斯巴达为核心的陆军而言,温泉关的陆地防御是进行长期抗战的前奏。他们派出一位国王就是为了稳住联军浮动的士气,为抗战做出表率。但他们正在庆祝一年一度的卡尔纳尼亚节和奥林匹亚运动会。这些节日大约要到九月下旬,也就是后来萨拉米斯海战发生前夕结束。再加上斯巴达国内需要留足兵马,防范奴隶阶层的黑劳士趁乱起义,所以人数不多。主要是一支以300斯巴达王族卫队和1000名二等边民步兵为核心的7000人守军。


行军途中的斯巴达人


由于波斯大王的军营中也有来自亚洲城邦的希腊人,甚至包括了流亡到波斯的斯巴达废王德玛拉图斯。所以,薛西斯从他们那里得知了希腊人的节日风俗,故意控制进军的进度。整支大军在8月份抵达温泉关下,从而利用了希腊人,特别是斯巴达人虔诚信奉宗教的软肋。


此外,7—8月正是希腊粮食收获的时机,在此时展开军事行动利于收集粮草。而希腊人担心的问题依旧存在。温泉关地区并非自古一条道,而是有可以包抄的小道可走。如果人手不足,关口有可能提前陷落。

一名标准的斯巴达重步兵


何况在此次远征前,斯巴达人在伯罗奔尼撒外的作战鲜有胜绩。对萨摩斯岛的远征,以及在南意大利建立殖民地的远征,还有干预民主雅典的远征,都以失败告终。所以斯巴达对于跨海远征取得胜利缺乏信心。再加上吕库古改革之后,斯巴达的主流社会日益保守自足,与外界的经济联系和文化交流减少,所以整体社会风气趋向于保守。


因此,以国王列奥尼达为代表的最高将领自知凶多吉少。斯巴达王的特权之一是可以在出征时携带100名亲卫。即使是双王同时出征,一共也只能带200名亲卫队,剩下100人留守国内。而这次列奥尼达带了300人,体现了非比寻常的重视。挑选出来的300卫队成员,全都是有子女的成年勇士。否则没有子女的年轻战士一旦阵亡,就意味着某个家庭的绝嗣。列奥尼达国王对王后的临别嘱托,已经表明了他视死如归的态度:嫁个好人,生几个好孩子。


百多年来 斯巴达步兵一直是希腊世界的王牌


雅典的困惑

在雅典看来温泉关的胜败事关生死


对于科林斯地峡以北的雅典和普拉提亚等城邦而言,温泉关保卫战是决定城邦生死存亡的大会战。因为雅典的西北方,温泉关的后方,就是与雅典有世仇,但和波斯亲善的底比斯。一旦温泉关失守,雅典的国土就门户洞开。


雅典人纵然有海军强大,但在联盟投票时处于少数地位,很难影响联盟的决定。所以两路人马的不和,为这次联合防御的前景蒙上了阴影。考虑到希波战争前斯巴达很忌惮新崛起的雅典,伯罗奔尼撒城邦更乐于保卫本土,很难全力以赴。而温泉关后的底比斯等城邦可能为波斯人开后门,所以雅典对于陆军坚持到宗教节日结束没有信心。


提米斯托克利 雅典人的战略大师


因此公元前480年6月,当斯巴达国王列奥尼达还在准备北上时,地米斯托克利提议对雅典进行了全城疏散,并获得了公民大会的通过。地米斯托克利提案的主要内容如下:


鉴于国土即将落入敌手,所有雅典公民以及在雅典生活的外邦人,必须把他们的妻子儿女都转移到特罗增。老人和动产必须转移到萨拉米斯岛,雅典的长老们将在那里组织临时政府,维持国家运作。


神庙司库和祭司留在卫城,以保护神的财产。所有达到服役年龄的雅典人和外邦人必须登上已准备好的200艘船,去和斯巴达人、科林斯人、埃吉纳人以及其他盟友一起并肩作战。


为了保证全体雅典人民一致抵抗异邦人的决心,也为了防止被波斯人收买成奸细,那些被判处10年流放的人必须来到萨拉米斯岛。


1960年发现的地米斯托克利提案碑文


在雅典有地产和房产的,且不超过50岁的人里,将军们选出了200位船长。并以抽签的方式为他们每人指定一艘船来指挥。将军们还要为每艘船指定10名20岁以上--30岁以下的士兵,并指定4名弓手。在指定船长的同时,将军们还要为每条船指定相应的专业军士。将军们把桨手汇总,并分成200组,每组180人,公布桨手名单时要注明每组对应的船名、船长的名字、专业军士的名字,以便桨手去各自的船报到。


当200条船全部装备完毕之后,其中100艘要去支援优卑亚岛北部的阿尔特米西亚,另外100艘要分布在萨拉米斯岛以及阿提卡其余地区的四周保卫国土。就这样雅典人做好了两手准备。


备战中的雅典船坞


紧密备战

沿着希腊海岸前进的波斯海军


当希腊陆军在加固地峡的边墙时,波斯的50万大军陆续逼近了战场。部分抵抗者们看见波斯人烟尘蔽日、旗漫山的阵势,抵抗意志发生了动摇。


伯罗奔尼撒人觉得应该退到伯罗奔尼撒半岛和希腊大陆之间的唯一陆上通道—科林斯地峡去。这当然让温泉关附近的福西斯和罗克里斯城邦非常愤怒。联军的主帅列奥尼达为了维持联盟的统一,也为了照顾雅典人的情绪,认为不能只顾各自的利益。他不仅主张继续坚持,还派出使者去希腊联盟请求增援,眼前的7000人恐怕也是不够的。


与此同时,薛西斯王的海军出发晚于陆军,所以他决定等一等进度落后的海军,在到达温泉关后又休整了4-5天。期间,他派出侦查骑兵察看希腊方面有什么动静。他发现在列奥尼达的指挥下,希腊人井井有条的组织操练。和过去一样,通过裸体体操训练,保持身材的健美与灵活。


正在偷窥斯巴达裸体体操的波斯斥候


斯巴达人表面上充分的进行放松,但实际上仍旧处于随时应战的状态。在体操训练结束后,士兵们坐下接受长官的检阅。接着,在重步兵们用餐的同时,前哨部队迅速完成换防,防治敌人偷袭。在短暂地休息娱乐后,开始傍晚的训练。整日的训练都结束后,将士们就要在神像前吟唱赞美神明的诗歌与荷马史诗,以此来激励战士们。


由黑劳士充当的哨兵,机警的巡视于军营周围,不放过一丝风吹草动。他们还要照看随军携带与就地征集的羊群,以供饮食战前献祭。当然他们还要为主人生火做饭,让主人以最佳的状态投入人生中的最重要的战斗。


斯巴达重步兵与他们的黑牢士


对于波斯斥候的观察,希腊人既不追杀,也不理睬。薛西斯于是叫来在军中的前斯巴达国王德玛拉托斯,问他斯巴达人这么做,究竟是什么意思。戴玛拉托斯告诉波斯王,这说明斯巴达人正在准备决一死战。


在四天的尝试收买中,薛西斯许诺列奥尼达,只要投降就能被封为全希腊人的国王。对此,列奥尼达义正词严地拒绝。薛西斯又派出了第二个使者,要求他们马上放下武器。列奥尼达这次说出了非常有名的回答:有本事就过来夺我们的武器吧!


以斯巴达人为首的希腊联军挡在了波斯大军面前


浴血开始

登陆希腊的波斯各族士兵


四天后,希腊联军毫无退意。薛西斯认为列奥尼达等人是因为无耻和愚蠢才赖着不走,于是下令开始进攻。


为了最大限度的将7000人的战斗力发挥到极致,并有效减少伤亡,列奥尼达计划让斯巴达人在首战与关键时刻出击。由于山道狭窄,他缩短了方阵的正面宽度,加强了纵深。又因为希腊人往往是左手握盾,右手执枪,所以方阵最右侧的士兵没有盾牌保护。故列奥尼达按照惯例,将最强悍的战士都集中在最关键的右翼,为全军做表率。最后他让熟悉本地情形的福西斯人守卫可以包抄温泉关的牧羊古道。斯巴达的边民重步兵作为后备队,随时准备支援主力方阵。


斯巴达步兵的方阵盾墙


波斯人虽然已经多次击败希腊式重步兵,但对斯巴达人的军事素质还没有什么概念。第一天派来打头阵的是斯基台人和波斯人的兄弟民族米底人。他们中有很多人自己或者亲戚,参加了10年前由米底将军达提斯领导的对雅典的远征。在那一战中,不少人失去了父亲和祖父,有的人脸上留下了悼念亲人时划开的刀疤。作为烈士遗孤们的他们,都希望为家人报仇。


米底人袖口狭窄,一直及膝的束腰紧身衣,上面绣满了异域东方情调的花纹。在华美的服饰下,是与希腊人款式类似的亚麻甲或者鳞甲。他们手执两三支长1.5—1.8米长的短矛,既可以投掷又可以近战。用两边有缺口的迪福盾牌,来保护自己。有的人腰间别着短剑。这些人普遍穿戴只露出脸的包头巾,有的富裕的士兵还有头饰里戴上了草原风格的半圆形头盔。斯基泰人头戴有护耳与护颊的尖帽,部分贵族们装备了从希腊人购买或缴获的头盔,身披钉钉皮甲、紧身衣与鳞甲。腰间别着战斧,斜挎着敌人头皮缝制的皮箭壶。

正在射击的波斯步兵


为了减少肉搏的压力,波斯军队在战斗开始后会先进行了一波远射。米底人和萨卡人弯弓搭箭,放出密如鼓点的箭雨,形成了持续不断的火力打击。


随着传令官一声令下,温泉关内的希腊重步兵们也熟练地组成了盾墙。经过几轮打击,箭雨对重步兵的杀伤微乎其微。但是落在盾牌上的箭镞依旧增加了盾牌的重量,和持盾者的心理压力。


在箭雨下作战的斯巴达人


初次较量

希腊重步兵与波斯步兵的激战


开始近战的米底人和萨卡人,在收起强弓后不断前进。他们的队列被狭窄的山道无形间拉长,从而无法施展人数的优势。在中距离内,他们在投出一支短矛,再使用另一支来肉搏。结果,一头撞上了斯巴达最精锐的300王族卫队。


这些王族卫队是从公民中挑选出的健儿,骑马随国王行军,再步行结阵作战。由于每个成年公民一生中有10次竞选卫队的机会。1年的服役期意味着年年轮换,保证了强大的战力。当其他城邦的战士们已经穿上了更轻便的亚麻甲或者鳞片胸甲时,这300勇士凭借过硬的身体素质,依旧身披钟罩型的青铜胸甲。每个人都左手持青铜覆面镶边的大盾,右手举起矛,从上往下刺向波斯人的眼睛或者头盔保护不到的脖子。当第一排的战友与对方搏斗时,后面两排的斯巴达人人会趁机在波斯人的盾墙空隙里扎上一矛。


面对斯巴达步兵 波斯步兵几乎没有什么办法


激战中,米底人发现自己的枪比斯巴达人短,还没近身斯巴达人就能刺到自己的皮盾牌、柳条盾牌和战袍。当有波斯士兵被刺倒后,第二排的斯巴达人就用枪底端的尖锥补刺倒地的敌人。整个方阵缓步推进,地面上落满了敌人残肢与武器。即使有战士因为体力不支或者中箭倒下,后排的战士马上上前补足空位,其他成员也跨过不幸倒地的战友,避免给他增加额外的伤害。一天的血战之后,米底人和萨卡人完败于希腊方阵,温泉关岿然不动。


薛西斯看到出战不利,于是怒斩了几名军官。在第二天,他派出了波斯军队中最精锐的不死军步兵出击。这些精英战士脱下了华丽的礼袍,露出了闪耀的精良鳞甲,手持长矛盾牌和刀剑。在完成了献祭后,就义无反顾的上前与斯巴达人搏斗。他们的战斗力不输于斯巴达人,使得希腊方阵的伤亡日益增多。眼看自己精锐部队的攻击逐渐有了起色,薛西斯得意的笑了起来。

精锐的波斯不死军与希腊步兵的装备比较


这时,列奥尼达当机立断,按照之前训练的做法下令佯败。不死军们一路追击,前排的斯巴达老兵却在一瞬间转身,出其不意的杀死了一波冲在最前头的敌人。就这样,斯巴达人成功地造成了不死军前后排的互相拥挤,向后溃退的波斯人正好堵住了后排前进的战友。斯巴达人趁机出击,在第二天的交锋中大获全胜。可以说当时的斯巴达重步兵方阵,在训练和战斗强度方面,几乎是几乎无人能敌的。


斯巴达重步兵大战波斯不死军


雄关陷落

波斯人从来不愁找不到希腊人中的叛徒


面对斯巴达人的顽强抗战,薛西斯再次决定使用金钱收买和招降,寻找愿意为波斯服务的本地人效力。果然,一个叫埃菲亚特斯的当地人站出来,向薛西斯王报告了温泉关的后路。一条牧羊古道可以绕过温泉关的中关,一直到达温泉关的东关,即到达希腊联军的后面。


薛西斯王大喜,马上派不死军带头出击。大批部队连夜沿这条小路秘密进军,企图包抄希腊联军。一旦天明,大军就发起两路合计,将希腊人逐出温泉关。


突然遭遇迂回的波斯人让希腊守军猝不及防


本来,希腊方面对此是有准备的。他们到达温泉关之后,就得知了这条小路的存在。列奥尼达派了1000当地的福西斯重装步兵守在东关附近的山上,守住这条小路。但在第三天清晨,当走了一夜的波斯精锐向这些守军发动进攻的时,惊讶不已的福西斯人根本抵挡不住。于是他们全部撤到山顶上去了,准备居高临下固守,仅仅用摇动树叶和枝条的方式向山下的友军报警。 不死军没有去追击山上的福西斯人,而是沿着小路向中关背后进发。波斯人的包抄计划最终得以实现。


在另一边,守军已经从一些从波斯军投诚过来的希腊人那里,得知了波斯军的包抄计划。联军内部也出现了分裂,很多城邦的战士意识到守卫无望,纷纷自行溃逃。最后,还是列奥尼达让所有的同盟军趁东关还没有被完全截断,立即撤离。让他们把温泉关失陷的消息尽快带给科林斯同盟的各成员。


斯巴达人按照传统负责断后


同时,按照斯巴达的传统,列奥尼达让边民重步兵进行光荣的撤退,为日后的决战保存实力。自己和300王族卫队留下来为全军断后。他准备用生命去捍卫自己的荣誉,以及作为斯巴达人的骄傲。他的牺牲,也将巩固斯巴达作为希腊联盟领袖的威望。


同盟军中还有700特斯匹亚人拒绝离去,他们自愿和斯巴达人一起赴死。没有离去的还有400底比斯战士,他们被列奥尼达扣留的人质,防止和波斯眉来眼去的底比斯提前叛变。这最后留下的约1500勇士,决定主动出击,用尽平生之勇,给波斯人造成最大的伤害。


主动出击的希腊残军在战斗中打死了两位波斯亲王


于是,大约在上午9-10点左右,剩下的希腊人大张旗鼓的冲出城墙,杀向波斯大军。列奥尼达甚至计划直接攻击薛西斯所在的本阵,希望能阵斩敌酋。混战中,大多数人的矛都折断,马上又用枪尾的尖锥攻击。在尖锥用完后,还可以拔出剑来继续杀敌。


列奥尼达国王战死后 双方围绕他的尸体又爆发了惨烈的争夺战


激战中,薛西斯大王的两个兄弟被斩杀,身先士卒的列奥尼达国王也英勇牺牲。为了保护国王的遗体,斯巴达人又英勇的打退了波斯人的四次冲锋。最后,全体残军撤回到了山谷的中一座名叫克洛诺斯的小山丘上坚守。被打破胆的波斯人已不敢与这些全身鲜血的勇士肉搏,于是用斯巴达人最鄙视的远程手段结束了战斗。


精疲力竭的斯巴达人最终全部倒在了漫天箭矢之下


至此,来自斯巴达的300勇士几乎全部牺牲。然而希腊人反抗波斯帝国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推荐阅读

希波战争前传:席卷东地中海的伊奥尼亚大起义


最强冷吧众最新文章:
2018-06-19 万国佣兵团:13-15世纪的末代拜
2018-06-18 匈奴人也过端午节 但他们并不会吃粽子
2018-06-16
2018-06-14 这是一本可能会消逝的书,得到要珍藏......
2018-06-13 白莲教之乱:明朝锁国体制下的边境大患
2018-06-12 盛世为奴:汉朝时的奴隶与悲惨生活
2018-06-11 黑云压城:公元626年的君士坦丁
2018-06-10 冷炮历史:南北朝到五代精品文合集
2018-06-09 冷炮历史:宋朝与明朝精品文合集
2018-06-08 太平盛世的

扫码关注微信

最强冷吧众 微信二维码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