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书福小

06/15 11:12 autocarweekly

文|刘黎平

李书福,台州人,癸卯岁生(1963),农家子,兄姊四,书福为叔。


家贫,牧牛。书福御牛有道,其形虽小,视牛之巍巍,似不能登,然能俟牛少倾侧之际,捷足登牛背,驱之无不如意,识者曰:“此子虽幼,能驯悍牛,他日不可限量”。


书福性巧,好商贾事,幼以牧牛得利,逢神州化新,民可牟利,不以田亩拘人,书福大喜,曰:“天下有此等福事,吾志在此,不在庠序”。


18岁的李书福


乃经营,或为人影像,或修葺电器,诸事虽小,然能润厚,书福乐之,乃至其形羸弱,发如飞蓬,亦不悔。

彼时,民稍丰裕,多购电器,如冰箱类,书福赁屋为厂,昼夜作业,甚扰人清梦,乃数迁,至一野屋,然绝水电,诉于村吏,乃续水电,无何,又曰悖法,诸般不如意,种种不可说,所历皆苦,辗转数度,方得安。

其年,书福二十二。

凡修冰箱,器械皆重,又无大车,人力移之,若蚁搬物,若逢雨巨,艰于移步,雨汗浴身,其苦何等,书福曰:“当时移一步,皆有愚公之难。”

以书福之强,以书福之巧,所业渐大,所至渐广,可造蒸发器,冷凝器,过滤器,四方闻名,多以事授。数年,越地民企,书福为大。


左一为李书福


又彼时民好润屋,装潢之材多自他国来,书福曰:“此事甚易,何须假他国哉?”乃自为之,又大成。

然无何,尽皆弃去,曰:“吾志不在乎此。”乃读书数年,一时隐迹。

欲在海南筑厦购地,然非长于此,千万化为乌有,折戟。

然则书福志何在?乃在为天下造车。

然造车不易,或自摩托始,师傅造摩托亦小成,一时称王,台州商署池公曰:“今摩托多乌合,不足以成大事,君意当不在此。”

书福寤,乃为造汽车。


彼时,书福年三十五。


书福造车,车曰吉利,或曰:“他国造车皆成,吾国不过安享受其成而已,君何以自苦为屠龙术士?”书福曰:“此何言?以吾国之大,居然不造一车,则何以立天下。”

书福既立事,然事之可成者寥寥,无成事之人,无助成之资,无可成之术,董事意参差,纷纭不可决,然皆感书福之为人,予资一亿,曰:“此钱授君,成败莫测,君自为之”。


书福乃以区区一亿,入造车行,宣于外则曰:“吾有资五亿,可造车”。人多轻之。

手中钱薄,且无良将,乃购天下名车,一一析拆,得其结构,然后仿之,居然亦成规模,形仿奔驰,底仿红旗,集众形为一体,乃名吉利。

乃行台州一周,众观之,曰:此何车哉?远观如奔驰,近观若红旗?答曰:此名吉利。

然受肇之车,一日即废。

书福不馁,曰:吾不能为其大,则为其小。中华民初富,于高车不敢,其欲所在,不过廉物。书福乃造廉车,价不过三两万,亦可驱行。然造车须地,地又何在?辗转数城,乃于临海得大泽之地,立厂造车。斯处绝水电,罕人烟,且苦无资证,诸事艰难,然书福不废其志,百计通水电,又以蜀地囹圄为盟,事乃可肇造。

书福创业,不独专,好邀群雄,天下志士,有资可借者,有才可凭者,则为老板,以众贤为主,不自高其位,身为天下后,有黄老之风。


数年,戊寅岁(1998年)吉利始见于天下,二厢,形微,价不过三万耳。有女初长成,乃广邀浙江群贤,群贤不敢至,以有司之命未明也,书福乃邀浙江别驾,别驾欣然至,群贤方至。

然车不甚利,行多残破,书福恨,毁之再造,方成,其名美日。既不能胜天下诸车,则以价,宣曰:“吾吉利造车,为寻常百姓也,凡是人家,皆可有车”。


千禧年,天下车商陈诸车于广州,书福见,众问曰:“李君何以造车”。书福曰:“造车易与耳,不过驱动一尊,车轮四滚,座椅两排而已”。众大笑,然吉利亦名闻。

吉利以车价摇荡天下,虽谤满天下,亦名满天下,逢其时哉,居然大兴。

天下人初以鄙人视书福,至于此,方知书福非凡人,乃英雄辈,翌年,封书福为豪杰。何以为豪杰,曰:李君志强梁,能盈气充志,无惧于行事,强哉矫!


又一年,吉利获所司命。

癸未岁(2003),丰田诉吉利,曰:其车似我,且曰丰田为驱,谬哉,吾当索酬。其所价几多?千四百万。

书福曰:非也,美日之形,偶似丰田,非刻意为之,驱动乃购自丰田,丰田昔尝诺我。

丰田败诉。

然书福志岂限此,放目四望,彼冰雪国中,有神车曰沃尔沃,虽体非伟岸,不可与福特、丰田、奔驰并列同驾,然仙骨绰约,自有玄机,外人不得觊觎,书福则慕之已久,尝曰:“我吉利欲得志,当自有其神机,今沃尔沃者,雪国神器也,有神机也,得之当助我驰骋”。


庚寅岁(2010),书福以十八亿得沃尔沃,寰宇大惊,以为彼不过田家翁,购此良驹,非所思也。

沃尔沃虽有造车玄机,然于神州市场不甚了了,得吉利之助,亦可驰骋神州。

然虽盟,龃龉亦尝有。沃尔沃曰:造车当使驾仓周全,以使驾者豁余。书福则曰:非也,当使后座周全。沃尔沃惑,曰:“车所重者,不在驾者乎?”书福曰:“非也,中华购车者,非驾车者也,乃后座者也”。


持见参差如是,久之,方得无碍。

自是,沃尔沃贤才良将,多为吉利所用,其车始得登高品,复非吴下阿蒙。若博瑞者,妙车也,佳丽也,皆谓中华第一佳,乃沃尔沃良匠霍布里所造。

后一岁,在伦敦立厂坊,英帝国国相卡梅伦、伦敦太守、工部尚书皆莅临,时人荣焉。


又一岁,中华执政至比利时,往观沃尔沃,曰:“盛哉,美哉,此车于中华之联好。”


丁酉岁,或公元2018年2月,书福以90亿美元为戴姆勒雄主,居股票百分九点六九,于持戴姆勒诸公中为第一。


戴姆勒曰:掷90亿者,非吉利所为,乃李公书福所为。书福则曰:“此非吾一人之为也”。或问:“公鲸吞如此,其资何来?”书福曰:“皆自海外,非境内之本,诸君安心”。


或问:李公此举甚巨,然所图何在?

有识者曰:所图者,戴姆勒之新神机也。何谓新神机?弃油用光也。

书福之图甚巨,甚远,盖光能汽车,举世所趋,书福入戴姆勒不过两月,执政在东瀛,见光能车,目甚专,神甚一,见者曰:吾国恨不有此车。

盖书福之于光能驱车,嘱意久矣。

书福大富,于群富榜皆有名,所持富贵无虑数百亿,然俭甚,嫁女,不过数席,寻常弦丝而已。


太史刘曰——

嗟乎,书福初牧牛时,虽小,然能御巨,无他,敢于先用。早岁神州造车,非专营不可,有书福起,以布衣造车,虽天下笑之,力行不辍,终能成。

盖改革之初,当有勇士为先,书福者,勇士也,或所谓疯子也。

书福之勇,又以白手称。初,造车如儿戏,不过驱动一尊,车轮四,座两排而已,乃至天下笑。然不过十载,车居然成,以田家翁之质,鲸吞公侯名贵,收于囊中,以至于大,何哉?做事当先有其壳,至于其实,则不愁有,妙哉妙哉。

autocarweekly最新文章:
2018-08-16 我们喜欢的,是那个懂得我们内心的汽车品牌
2018-08-15 为什么小李子会爱上双擎?
2018-08-09 车展上单吊了四年的中国第一跑车,昨天总算开卖了
2018-08-08 BAA不再是流量担当了,但他们相爱相杀的瓜还是很好吃
2018-07-27 我爸开皇
2018-07-25 关于三缸机,我提一个成熟的小建议
2018-07-24 如果年轻,
2018-07-23 长跑者安聪慧
2018-07-13 全新奥迪Q5L认为,极致高效将是豪华SUV的终点
2018-07-12 “二次创业”的东风启辰将如何实现坚守与创变?
2018-07-10 温水煮了这么久,哪些青蛙先醒了?

扫码关注微信

autocarweekly 微信二维码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