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威马——工厂:安装调试,总部:

06/15 10:09 中国经济网汽车

  厂区内随处可见待安装的井盖、电缆以及各种建筑辅料,场内标线还没有施画,停车场和试车场仍在施工。机动车随意地停放在各个车间门口以及车间之间的空地上……
  上午9时30分左右,工厂依旧安静。透过窗户,能够看到冲压生产部和试验中心的设备尚在安装之中,不少设备的包装还未解开;总装生产部和车身生产部虽然亮着灯,但是生产线的输送装置并未启动,有技术人员正在调试生产线。
  在威马汽车总部办公楼内,一位带蓝色工牌挂绳的员工抱着电脑按了4楼层。记者打趣道,“你们供应商也要加班啊”?该员工苦苦地说,“我跟IT部门合作,基本都是晚上8、9点才能下班,有时候还得搞通宵”。

本周,作为率先取得汽车生产资质的造车新企业——威马汽车,因为沸沸扬扬的“退订风波”而成为舆论焦点。有媒体报道称,“近日,搭载谷神电池的某品牌新能源汽车发生自燃;受此影响,高达三成的威马EX5意向用户退订”。对此,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回怼到:“退订率0.3%也没有”。

威马汽车温州工厂正门

不过,与对于退订比例的质疑相比,“威马今年最大的挑战是大面积交付新车”,沈晖此前曾公开表示。根据威马汽车公布的计划:EX5将于今年9月30日前交付;而且按照沈晖的说法,“(批量交付)是真正意义上的交付,不是一会儿交付给内部员工,一会儿交付给熟人,而是交付给普通用户”。

那么,威马汽车温州工厂的建设和生产情况如何?批量交付前的准备情况又是怎样的?已经交了订金和准备购车的用户能否按时得到交付……带着网友所关注的一系列疑问,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实地探访了威马汽车位于温州瓯江口的工厂、以及位于上海的公司总部。

这也是继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在探访车和家常州工厂(4月)、江淮蔚来生产基地(5月)和小鹏汽车肇庆工厂(6月)之后,又一次对新能源车企业建设、生产和运营情况的实地调查。

冲压车间、试验中心正在安装,总装、车身生产部门还在调试

昨天(6月14日)上午7时20分,温州市龙湾区永强大道,小雨。记者预约了一辆出租车,从所住的酒店前往威马汽车温州工厂。行车路上,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威马工厂比较偏,当地人很少知道,很多出租车司机也不一定知道。我却比较熟悉,因为这段时间来,每天都会搭载来自上海、江苏等地的乘客往返永强大道附近的酒店和威马工厂,所以我愿意接你的单子”。

行车路线

出租车司机说到,“以前我还能直接开进威马工厂里,不过,现在不行了。大概两个月前,工厂保安突然不让我们出租车随便进了;而且还要查工作证,没有证件的人不能进出了”。比较巧合的是,出租车司机所说的时间节点,恰恰是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汽车频道刊发文章《一期静悄悄,二期未动工 实地探访车和家常州工厂》的时间(4月13日发表)。

威马汽车温州工厂草图(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绘图)

上午7时45分,记者到达工厂正门。从工厂外部观察,一座食堂模样的建筑基本完工,办公用的行政楼还在施工中,各类建筑垃圾杂乱地散落在正门和食堂之间的空地上。正门的安保很严格,员工需持工作证进入,陌生访客进入须由内部员工带入并做登记,外部车辆进入也须登记。面对记者的闲聊,保安的回应多是:“不知道,不清楚”。

施工中的行政楼

资料显示,威马新能源汽车智能产业园集智能制造、智慧物流、零部件柔性化配套、自动驾驶试验四大功能,园区总占地约1000亩;2016年12月1日,试制车间竣工;2017年9月,新能源汽车智能产业园已完成所有主体厂房土建建设,冲压、车身、涂装、总装四大工艺车间厂已经全部封顶,全面进入设备安装及调试阶段。

在机缘巧合之下,记者于上午7时55分左右进入厂区。此时,整座工厂十分安静,身着蓝色、白色、灰色工服的员工,陆续进入各个车间。记者以食堂为始发点,沿顺时针方向于厂区内步行了一圈,依次经过涂装生产部、车身生产部、冲压生产部、电池车间、总装车间、试验中心,最后又回到食堂。

涂装生产部

车身生产部

冲压生产部

电池车间

总装车间内部

试验中心

食堂

厂区内随处可见待安装的井盖、电缆以及各种建筑辅料,场内标线还没有施画,停车场和试车场仍在施工。机动车随意地停放在各个车间门口以及车间之间的空地上,记者发现,车牌既有浙江当地的,也有上海、重庆、安徽、山东等外地省市的。

厂区内随处可见待安装的井盖、电缆以及各种建筑辅料

冲压生产部内部

试验中心内部

车身生产部内部

车身生产部内部

上午9时30分左右,记者再次步行于厂区,工厂依旧安静。透过窗户,能够看到冲压生产部和试验中心的设备尚在安装之中,不少设备的包装还未解开;总装生产部和车身生产部虽然亮着灯,但是生产线的输送装置并未启动,有技术人员正在调试生产线。

试车场

停车场(在建)

工厂、总部与供应商一道加班加点“赶工期”

中午11时20分,温州市瓯江口威马汽车工厂,阴。工厂进入午饭休息时间,各个部门的员工成群结队地去食堂用餐。记者尝试与行色匆匆的工厂员工拉家常,几乎无功而返。其中一位冲压生产部的员工还“盘问”了记者:“你是哪个部门的,怎么没带胸牌”?

工厂内部

采访当中,记者尝试着向一位建筑物料的供应商“抱怨”:“工厂的路怎么这么差”?该供应商笑称,“你赶上好时候了,至少都铺上沥青;以前的路更差,好多都是泥地”。

在闲聊过程中,记者听到一位路过的威马汽车技术人员向其同行的零部件供应商提问:“你觉得少一厘米,效果会不会更好”?

对于这样的场景,上述建筑物料供应商表示习以为常,“威马工厂里一直都有供应商驻扎,给他们技术支持,提供技术方案”。

事实上,威马汽车在其上海总部,每天也都在上演着与供应商“赶工期”的一幕。

威马汽车上海总部

6月13日下午17时左右,上海市青浦区国际会展中心17号门C幢5层,晴。记者按照地图导航,坐电梯直接来到在5楼办公的威马汽车上海总部。出电梯后,威马汽车总部的前台出现在眼前。前台的两名男性工作人员对于来访人员非常警觉,他们积极问记者:“你找谁?你来干什么”?当然,也不允许没有工牌的人进入工作区。

威马汽车上海总部5层

记者顺着步行梯下楼,在四楼楼梯间碰到一位抽烟的威马工作人员。这位工作人员佩戴黑色工牌挂绳,并向记者炫耀道:“黑色是威马员工,蓝色是(威马的)供应商,橙色或是临时工或是实习生”。

进入4楼,记者发现,408到413的办公室里坐满了威马的工作人员。他们同样佩戴三种不同挂绳颜色的工牌,对于没有佩戴工牌的记者,比较冷漠和警觉。

威马汽车上海总部4层

下午18时,陆续有威马员工离开办公室;18时30分,记者打算离开,发现仍有不少员工还在工位上。在5楼乘坐电梯下楼时,记者碰到一位带蓝色工牌挂绳的员工,他抱着电脑按了4楼层。记者打趣道,“你们供应商也要加班啊”?该员工苦苦地说,“我跟IT部门合作,基本都是晚上8、9点才能下班,有时候还得搞通宵”。

通过两天时间对两个地方的探访,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注意到,不论是威马工厂还是总部,不论是内部员工还是供应商,都在为实现如期交付新车而加班加点。此前,沈晖曾表示:“目前计划今年交付1万辆以上,希望9月用户到我们线下店提到车。明年我们将有三款车型,预计交付量在10万辆以上”。

那么,威马汽车能否在相应的时间节点兑现承诺?殷殷期待的用户是否可以按时开上心仪已久的威马汽车?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还将持续关注。(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汽车频道原创报道组)

相关阅读:

探访小鹏汽车:新车代工内部交付 肇庆工厂仍显荒芜

车间静、车库空、物流鲜见 探访江淮蔚来生产基地

一期静悄悄,二期未动工 实地探访车和家常州工厂

【专题】交付日期临近 造车新势力工厂大调查

中国经济网汽车最新文章:
2018-08-16 棉里藏针:C级与A4L难分伯仲 二线阵营难见起色
2018-08-14 主力车型相继陷“机油门” 本田L15B怎么了?
2018-08-10 跃跃御市:资本疯狂杀入,共享汽车会重蹈共享单车覆辙吗
2018-08-09 7月车市
2018-08-08 替供应商“背锅”?大众汽车陷入“致癌门”
2018-08-07 美国汽车关税政策“不松口” 汽车巨头用“绝招”
2018-08-06 问题重重 北京现代何以重返“百万辆”俱乐部
2018-08-03 “百万辆”何以成为长安福特难以逾越的门槛
2018-08-01 财政部:1.6升排量以下乘用车车船税减半 新能源车免征
2018-07-30 交通部:自动驾驶路测的三大难题和三大工作重点
2018-07-27 七部委:将启动新能源车动力电

扫码关注微信

中国经济网汽车 微信二维码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