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三甲主治医生辞职创业的心声!

05/18 21:05 看医界

导读:身份尴尬、疾病小众、市场复杂……陈斌的身上裹挟了很多年轻医生的无奈、挣扎、觉醒和理想,他的创业之路也解答了很多跃跃欲试想要离开体制的医生的疑问。

作者:郑莹

来源:“看医界”微信号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看医界”,每天都有料!


“如果再重新选择,我可能会熬到副高再离开。虽然高年资主治医生和新晋副高在能力、阅历方面都没有太大的区别,但在市场上,老百姓对主治和副主任医师的接受度和信任度是不一样的。”


回顾走出体制、创办医生集团的过程,天方腋谭医生集团的创始人、原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腋臭专科学科带头人陈斌感慨颇多。


和很多主任医师甚至是主委级的创业医生不同,陈斌并没有公立医院给予的职称“光环”,身为“主治医生”,在唯职称论英雄的医生评价体系下,走上市场的他似乎缺乏“独当一面”的说服力;但作为在腋臭专科深耕10余年的医生,陈斌在这个疾病领域完全称得上“专家”,在九院,90%的腋臭患者是慕他名而去。


身份尴尬、疾病小众、市场复杂……陈斌的身上裹挟了很多年轻医生的无奈、挣扎、觉醒和理想,他的创业之路也解答了很多跃跃欲试想要离开体制的医生的疑问。《看医界》专访天方腋谭医生集团的创始人陈斌,和您一同分享这位主治医生的自由执业心声。



等,

永远排在最后的手术医生


等待,这是到公立医院就医患者的惯常状态。挂号、取药、住院、手术……从走进医院,患者就开始了一场排队等待的苦旅。然而患者不知道的是,身为医生的陈斌却也在和患者一起等待。


“患者经常是一大早来,晚上四五点、五六点才能做上手术。”陈斌介绍,公立医院的手术并非采取预约制,一般会要求手术患者一早就入院,而像腋臭这样的局麻手术通常要排到最后。


“医院有40多号手术室,每间都是满负荷运转,真的忙到插一台的时间都没有,”他说,“只能等到哪个手术室空出来才轮到腋臭手术。”而有时,即使手术室空出来手术也不一定做得上,还要看手术室白班护士的作息时间和夜班护士的忙碌程度。


另一方面,作为主治医生的陈斌,白天通常会陪其他医生开刀,要等到别人下班才有时间开腋臭手术。“每天只能开2~3台(腋臭手术),每天都是这样的循环,到我2016年离开时,患者已经排到了一年半以后。”他无奈地说。


为了有所改变,2014年起,陈斌和几位医生成立了陈大夫AO工作室,很有点体制内医生集团的雏形。“我们开始在流程、预约、服务等方面想办法,利用周末时间做手术,帮助一些比较着急的患者联系其他医疗机构。”


但他们也同样面临体制内医生集团的困境:医生们除了临床工作,还需要承担院内的教学、科研等任务,时间有限、精力不足、政策风险……两年多,一直如此。


2016年,自由执业医生集团一时风生水起,陈斌也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选择。


熬,

狐臭专科成就的创业者


从九院开始建立腋臭专科,陈斌既是元老,也是核心。也是从那时起,陈斌走上了一条公立医院内的创业之旅。


“当时,我们从整形外科学到了新的腋臭治疗技术,和传统普外科治疗有很大改进,医院就尝试开展。”他说,对于腋臭这样的小专科,大医生不会去牵头。


作为小医生的陈斌,抓住了这次可能改变他医生生涯的机会。


“我刚刚进医院,还没有机会开其它刀,腋臭手术相对容易上手,就去做了;一两年之后患者逐渐多起来,一个月可以开到3~4台,我觉得自己还行,还想继续发展下去。”陈斌告诉《看医界》,在他的努力下,九院狐臭专科门诊2007年正式建立。但因为工作日没有时间,门诊只能安排到周六。整整9年,到2016年辞职时,他一个周末都没有落下过。



但即使借助九院的招牌,从头打造起一个专科也并不容易。“门诊前半年根本没有患者,甚至有看隔壁普外科门诊的患者指着我说,那个人不是医生。”陈斌表示,这种局面,他整整熬了半年。


幸运的是,陈斌赶上了互联网医疗的顺风车,“那个时候,好大夫在线刚刚起步,也确实对我起到了一定的帮助”。从最初的0,到每周5~10个患者,再到后来周二又加了半天门诊,整个过程经历了四五年时间,陈斌一点点熬了过来,也品尝到了“创业成功”的滋味。


“最多的时候,狐臭专科门诊量超过了整形外科,医院认可了,患者口碑也有了。团队最有干劲的时候,我们周末加班,一天做了10几台手术。”


一时的火热也让陈斌感受到了危机,盛极而衰--他这样形容当时的状态,“体制内的天花板效应很强,每天的手术做到一定量就到头了,科室和医院不够重视,新技术设备的引进很漫长,团队里的一些医生也放弃去做其他专科了,大家都想做‘神外医生’、‘肝胆外科医生’,没人想做‘腋臭医生’。”


团队发生动摇、技术陷入瓶颈、发展方向存疑……看似熬出头的陈斌似乎又陷入了另一种困境。


赌,

没做好准备最好别出来创业


“这个团队如果我不养,可能就没有人养了。”九院腋臭专科的建立和发展承载了陈斌太多的努力和希望,就像他的孩子一样,在另一个命运的十字路口,他必须做出选择。“其实,离开的那天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把事情做成,但毕竟有患者基础,也储备了一定的能力。我想‘赌’一把,给‘孩子’一个好的未来。”


2016年10月份,为了专注于腋臭专科建设,陈斌从九院辞职,以体制内时使用的“陈大夫AO工作室”的名义开始了另一段创业之旅。



“也许晚走一年,情况会更好,至少不必走很多弯路。2016年那会儿,有种两眼一抹黑的感觉,只有张强医生在前面跑。到了2017年,政策才密集地出来。”回顾刚走出体制的经历,陈斌很坦诚。


而他的经历或许给了很多想要走出体制的医生一个警示: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如果没做好准备最好别轻易决定创业。


陈斌告诉《看医界》,刚辞职时,他并没有很明确的规划,落实到具体操作层面的东西都没想清楚,“只是想着有400~500个病人等着我,要找个好的平台给他们安排好”。


究竟以什么形式在市场生存,个体执业还是医生工作室?工作室到底是什么--企业、医疗机构,还是医疗小组?要不要配行政运营部门?陈斌说,真的和张强等自由执业医生沟通,才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懂,甚至连“自由执业”是什么都没搞清楚。


陈斌还提起了一段花絮:“当时,我们去租了一套三房两厅的房子,挂了个牌子,找了两个助理,就觉得这个事情做起来。我自己找了个最大的房间,放了张办公桌,以后自己就要在这里办公了,要有运营、网络、企划团队。”


但实际上,刚走出体制,从临床到患者维护再到品牌宣传,很多事情陈斌都要亲力亲为;而且,团队成员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医院里。“我坐那张办公桌的时间加起来都不到一天,退租那天,所有摆设都没变过,积了厚厚的一层灰。那间屋子还不停出问题,有一次,楼底的住户直接给房东打电话说我们把他们家淹了。”陈斌说,半年多,他们就把房子草草退了,“其实也就满足了我们有个固定办公室的念想”。


破,

在公立医院和莆田系的夹缝中生存


经过一年的发展,陈斌的团队初现规模,运营部门各有分工,公司结构和发展模式逐渐成型,患者量稳定发展;在上海地区,清沁医疗美容门诊部和上海国际医学中心两个临床中心也已经走上正轨。


2017年9月,“陈大夫AO工作室”正式更名为“天方腋谭医生集团”,并加入了中国医生集团联盟。对于改名,陈斌说,一方面团队里还有其他医生,不想掩盖他们的光芒;另一方面,他们的医生集团已经进入2.0版本。


2.0版本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他们开始接触上海以外的医院。陈斌向《看医界》介绍,天方腋谭60%的患者来自外省市,但很多患者并不愿意为了“小病”舟车劳顿,还要承担差旅、住宿等各种费用。目前,他们已经与杭州、宁波、成都、重庆、昆明等地的医院建立了联系。


比起其他医生集团,天方腋谭的跨区域发展也有自己的特殊性,“很多地方的医院本身就有大量的神经外科、心血管等患者人群,医生集团过去会非常受欢迎。但几乎没有医院有腋臭专科,我们和医院谈合作,往往要从头开始,打造一个科室,建立患者群。”


但陈斌觉得这样的努力是值得的,把优质技术向下沉,解决更多患者的需求是医生追求的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


如果说走向二三线城市是天方腋谭的破局之路,那么他们还有另一个更棘手的局需要打破。


天方腋谭的竞争对手,除了公立医院,更多的是“莆田系”--他们占据了70%~80%的市场份额。魏则西事件后,莆田系和百度竞价虽然有所收敛,但至少在腋臭疾病方面,陈斌觉得现在的情况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低价+名医,这是他们惯用的伎俩。


“腋臭手术在公立医院也是自费项目,我们的定价相差不大,但是莆田系的广告上却声称只要1000不到。”陈斌无奈地表示,虽然很多到莆田系就诊的患者最终都要被骗花上几万块钱,但对不了解莆田系手段又急于就医的人来说,最初承诺的低价确实诱惑非常大。更夸张的是,莆田系医院的网站上,不论真假,医生个个都可以被包装成“三甲医院专家”。


谈到莆田系,陈斌有种切肤之痛,他很心疼那些被骗的患者。除了服务更多的患者,他更希望天方腋谭能够成为一股改变的力量。


“我们很重视医生个人品牌的树立。”陈斌说,他们会尝试用各种互联网工具加强互动、建立信任,“信任的过程虽然会比较缓慢,但我们走的很正,很有持续性”,他们并不求做的有多大,但必须要做得好。


————————————————

第二届中国共享医疗(医生集团)实战研修班报名啦!


6月2-3日,由上海市社会医疗机构协会指导,《看医界》传媒、上海市浦南医院及医森商学院主办,上海禾新医院、瑞慈诊所、东方胆病医生集团、杏仁诊所联合主办, 张强医生集团、冬雷脑科医生集团、壹博医生集团等协办的“ 第二届中国共享医疗实战研修班 ”将在上海举行。就医生集团运营管理、平台型医院及诊所建设等进行学习和实地参观交流,欢迎报名咨询!

报名方式:点击下角“阅读原文”了解详情登记

报名咨询:胡老师 13671711945 可加微信

商务合作:郑老师 15821394527 可加微信


【诚邀】长按下方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看医界” 。商务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看医界最新文章:
2018-10-16 年底前,千家国企医院将被关闭撤销!
2018-10-14 三甲医院医生辞职开诊所:弱势科室成创业优势!
2018-10-12 中国式医生合伙人:4年收入增长14倍!
2018-10-12 一批民营医院恢复公立!“卖光式医改”大回头
2018-10-10 中国基层医生的重大机遇来了!
2018-10-09 大医院跨省扩
2018-10-06 中国300万医生都将走向市场!
2018-10-04 中国医生执业方式将现3大变化!
2018-10-04 学者炮轰临床医生职称制度:全球独有!
2018-10-01 中国医生面临十大压力!工作量大排第一
2018-09-25 削减1000

扫码关注微信

看医界 微信二维码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