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生门》,更深刻理解原来每一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

05/18 20:37 呵护育儿

夜深,宝宝睡了,看着他可爱的小脸,回忆他出生那段日子,用我一个医生朋友的话来说:你这经历简直可以拍一部电影,而且在临床诊断上,是有参考价值的。于是爬起来,把这段经历写一写。


文有点长,是呵护君的真实经历。回忆其实已经不那么清晰了,但经历过的痛和幸福不会忘记。


7月27日,37周整,例行的产检时间,前一晚和胖子吵吵,还是很生气,所以不让他陪去医院,自己开车去妇保,幸好这一次等车位时间不长,顺利停在了地下车库,就是上下车真有点吃力了,车位很挤,出车门真怕把娃挤出来。


搬着沉重的肚子,吭哧吭哧从地下车库走到门诊楼,常规的体重、血压、B超、医生惯例询问,第三次告诉医生,其他都好,就是肚子有时候会疼,半夜会疼醒,但是没有规律;医生没在意。


全套检查做完,想想已经37周了,因为是臀位,问医生什么时候剖。医看了B超单说胎盘还比较嫩,胎儿情况也很好,再养养,最好到40周再剖,让我下一周再来约剖腹产的时间。然后就是常规叮嘱:回家注意胎动,如果胎动不正常或宫缩频繁、见红,就要来医院。


检查没费多少时间,搞定出门还只有10点多,正好去选前几天女儿拍的写真,照相馆离医院走路几分钟的路程,想着停车太难了,索性就步行过去,选好再回来开车回家。


7月的杭州简直是个火炉,肚子很重,走几步就感觉闷热喘不上气,路过麦当劳忍不住就进去买了个甜筒,因为还在生老公的气,吃点甜食安慰自己。


买了甜筒出来发现老公居然在后面默默跟着。还是不放心大肚子独自出门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跟着的。默默心疼他1秒钟(不能再多,谁让前一天气我来着);


选好照片回家,累得不行,吃了点东西就睡了,睡到女儿放学回来,一起吃了晚饭出去散散步,回来准备继续睡,肚子开始隐隐痛,过了一会痛到躺不住了,起来趴在窗台上,希望能缓解一些,但并没有用。


疼的时候腹部说不出的难受,但没有宫缩,也不是阵痛,有点像吃坏肚子的痛,冷汗一阵阵地出。凭自己的经验,判断不是临产症状,怀疑是不是白天热到了或者吃了冰激凌吃坏了;


但是回想整个孕期从4个多月开始,已经出现过多次这样的情况了,以前疼一会就会缓解,大概持续3-5分钟,没有什么规律,有时候1、2天出现一次,有时候1周出现一次,好在胎儿检查一直都好,也就没怎么重视。怀孕本来就是这样东疼西疼的,我以为这样的疼痛也是正常的。


疼了10多分钟,这次没有缓解,而且疼痛程度在加剧,整个人难受得坐立不安,熬了半个小时,疼到一身汗,老公实在看不下去了,坚持去医院。


出门的时候好像才9点多,楼下遇到散步回来的婆婆,关心地问晚上了还要去哪里,得知去医院,她有点紧张要跟着一起去。怕她多想,没多说,只说稍微有点不舒服,安全起见还是去下医院,应该没什么事,很快回来的。


家到医院15分钟的路程,到医院门口的时候,肚子疼的程度已经让我失去行动能力了,在车上准备了好久才攒了点力气进急诊室。


晚上的急诊室,还是一样的忙,幸好导医MM听说我是37周二胎,而且还是臀位,担心急产难产,给插了队。


进了诊室医生询问之后,听了听胎心,说胎心有点过快了,得做监护确定一下;于是开始做胎心监护。在床上躺着监护时,肚子还是一阵阵地疼,但没有宫缩,仪器显示胎心偶然有变快,整体还好。


医生来看了几次,一直疑惑怎么没有宫缩和胎动。弱弱地告诉医生:一般这个时间,肚子里的小家伙就睡觉了,极少有胎动,要到早晨5、6点钟才会动;


医生没有理我,还是一脸凝重。


再次告诉医生,整个孕期已经多次这样的情况了,自己感觉不是宫缩,不是胎儿的原因,疼痛的位置不在子宫。医生没好气地教训:不要以为生过一个就什么都知道,你怎么知道疼的位置不在子宫,你知道子宫在哪个位置?你现在胎心不好,也没有胎动,必须马上剖腹产


被训得灰头土脸的我又被吓了一跳,不是吧,白天刚做完检查,说一切都好,怎么现在就要剖了。


没有容我多想,几分钟后,医生仍然没有在监护上看到胎动的迹象,一个电话,直接安排收进产房。


医生助理直接叫了等候在外面的护工拖移动床进来,开始把一脸懵的我搬上移动床。同时被叫进来的还有在外面等待的老公。“胎心不好,必须马上剖腹产,你去办手续,你老婆我们安排人送进产房,你办完手续去产房门口等”



啊啊啊,什么情况,我的宝宝还小啊,怎么就要出来了,不是说还有3周么,我没做好准备生啊,我才休了一天的产假啊,还准备好好休息2周陪陪女儿呢。


老公直接傻了:什么?要生了?交钱?交多少钱?支付宝行不行?银行卡行不行?。。。。。。


就这样直接进了产房。其实36周的时候已经进过一次产房了,只是那一次我坚决要求出院不剖,才又熬了一周,这个事件以后再讲。


进到产房,助产士核对信息之后马上就开始定手术室,这时我老公还在回家拿钱的路上,为什么要回家拿钱?因为医院居然不能用银行卡,也不能用支付宝、微信。这年头,谁还会带着万把的现金在身上啊。


臀位、40周岁、37周、胎心偏快、没有宫缩、没有主动胎动(戳他几下还是会轻轻动);助产士说这几个症状一起,要尽快剖,万一宫口开了有脐带脱垂的风险。


平时在医院最能谋杀时间了,这一次,医生护士的效率特别高,几个人协助:抽血、签字、家属告知、通知准备待产包等等一气呵成,半小时后,我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


生女儿的时候是顺产,整个过程疼但不紧张。这一次剖宫产,虽说我自己在妇科、产房都实习过,但轮到自己要剖腹产,还是有些紧张。


顺利打完麻药,医生开始下刀,还是可以感觉到刀子割开皮肤,有一点疼感,那种感觉,就像是不小心皮肤被割开了,但是血还没流出来,还没感觉到很疼,一直很害怕后面会有剧烈的疼痛,还好,麻药是有用的,后来并没有感觉到疼痛。


意识清醒,感知到一层层划开肚子,医生在肚子里捣鼓,有人在用力按,有人在拽,整个身体都被带动,此时的感觉真的像一块案板上的肉。忍不住多嘴了一句:看来剖腹产是个力气活啊;


此时突然感觉身体一阵轻松,知道孩子出来了,医生累得一头汗,问我:第一个是女儿还是儿子啊?

答:女儿

医生:好福气,儿女双全了!

淡定地回答:谢谢,他好不好,有没有什么问题?

医生:手脚都全,现在看不到具体的,粉白粉白,胖嘟嘟的。

我有点急了,急于确定孩子好不好。


此时,突然有人进了手术室,嘀咕几声后,刚才围着我的几个医生急急忙忙就出去了,只留下一个帮我缝合;缝合完后她也走了,有个护工模样的人在一边陪我。


这个时候,我的娃一直在旁边护理台上哇哇哭,没有人给他清理,也没有人给他包裹起来。心疼死我了,我问陪着的人,怎么没有医生了呢?


陪护说:有个产妇大出血,医生去抢救了,你这边基本都好,要等一会噢。


原来如此,同为妈妈,听说大出血的危急情况,也就理解了医生为啥抛下我和宝宝了,毕竟我们现在是安全的;


没有别人,自己动不了,娃在旁边一直哇哇哭,我请陪护帮我看看,孩子好不好,有没有什么缺陷,有没有什么胎记什么的。陪护也不敢动这个还没清理好的小娃娃,大概看了看告诉我:表面看不出什么不对的,挺好的,看起来很漂亮。


虽然还是有点不放心,但这时突然就感觉很虚弱,沉沉睡去,耳朵里还是哇哇的哭声。


再醒的时候,医生回来了,听说大出血的抢救回来了,真好。


医生给我们娘俩做好清理,推出病房,老公已经在门口等着,还有急火火赶来的婆婆。这个娃出来得太快,这两人都晕乎乎的,还没反应过来。护士很尽责,一直温柔地抱着宝宝,给送到病房。


七手八脚安顿好,娃抱在手里了,老公才开始反应过来,娃真的出来了,婆婆一直在看宝宝,一直在夸,护士随口的一句:这个宝宝真漂亮。让婆婆无比自豪。


宝宝眼睛还没睁开,事实证明,他真的还没准备好要出来。


直到这时,如果没有后来的事儿,就是一次顺顺利利的剖腹产。

真正的“事儿”从第二天开始。


第二天,休息了一晚体力有些恢复,剖腹产后没有排气还不能吃东西。为了能快点下奶,我必须早点排气,于是忍着刀口疼痛和身体虚弱下床走动。还好,自我感觉不错。


到了下午,还是没有排气,医生来给开了一支帮助排气的口服液,服后就休息了,期间娃时不时哭几声,因为突然的剖腹产,我的身体完全没有准备好,奶水还没下来。


再次醒来,是肚子疼醒的,和就诊那一晚一样的疼痛,而且整个人很不舒服,疼痛几分钟内加剧,疼到整个身体蜷成一团,忽略了剖腹产的刀口。我和婆婆说,好像不对,怎么比之前严重了。


打铃叫来了医生,测了下体温,38度多,医生说,可能有点炎症,抽个血看看,同时让我按几下麻药包止疼。


凉凉的麻药在背脊内流动,但是疼痛并没有减轻多少。疼到无法忍受,此时旁边床的准妈妈说了一句:你这像是阑尾炎啊。


她的家人还责怪她不要瞎说,这个时候要是阑尾炎可怎么办?


但我的心里已经咯噔一下,直觉告诉我她说的可能是对的。


再后来,我的意识里只有疼、疼、疼、已经顾不上宝宝了,只知道宝宝一直在哭,他饿,但我没下奶,医生不给奶粉,让再坚持一下,等到母乳下来,尽量让宝宝第一口吃的是母乳。


半小时内,疼到失去理智,体温迅速上升到40度,这时,医生已经来了好几拨,开始考虑是否阑尾炎,急急拉去做了CT。

做CT的时候医生问:“平时有肚子疼吗?”

“有。”

“什么时候开始的?”

“5个月前。”


医生嘟囔了一句:那八成是了。


疼到意识不清的我听到医生在说看到腹部有阴影,怀疑阑尾炎,也有可能是肠梗阻。


看到片子后主治医生开始犹豫了:如果是阑尾炎,需要开刀,但我刚经历了剖腹产,再开一次刀身体是否能承受?如果是肠梗阻呢?岂不是要平白多受一刀?


此时的我疼痛加高烧,整个人开始抽搐,哀求医生赶紧给我手术,我不管以后对身体有没有坏处,先帮我把这不能忍受的疼痛解除。


老公急得不行,但这样的情况别说他,医生也为难。最终医生和我老公商量,先采用保守治疗,消炎,同时尝试胃肠解压,先排除肠梗阻的可能。


此时的我疼到崩溃了,抓住护士就哀求给想想办法止疼。护士也不忍心,为了缓解疼痛,加大麻药量的同时给上了镇静剂,终于缓解一些能休息一会了。


医生开始给我上胃肠解压--插胃管。


于是,我又经历了一次无法忍受的插胃管,不知道别人插胃管的感受是怎样。我是感官敏锐的类型,胃管一插就开始停止不住地反胃,若放在平时,反胃就反胃吧,可我是个刚刚剖腹产的产妇,腹部7、8厘米的刀口,伴随几秒钟一次的反胃抽痛,经历过剖腹产的妈妈知道,头几天笑一笑刀口都会扯着疼的,更别说这样剧烈的反胃抽搐,这种痛苦,比伤口撒盐、手扒伤口等等酷刑有过之无不及吧,真想咬舌自尽算了。


我的身体感觉告诉自己,我不是肠梗阻,就是阑尾炎。可是我没法说服医生,医生也没法确定。因为我还没排气。为了给医生一个判断的指证,我必须快点排气,于是,再次上了镇静剂稍微缓解之后,请医生给用了开塞露。果然,几分钟后顺利排便排气了。


我以为这下可以手术了,可是医生说,还是先等消炎,已经用了最好的消炎药了,等一晚,也许炎症消除明天就不用开刀了,毕竟现在你的状态再开一刀真的有很多风险,也可能留下很多后遗症。


听到这样的决定,我绝望到开始恨医生,恨他们不能理解我的疼痛。期间只要清醒有点力气,就在哀求医生,赶紧给我做手术吧。


老公和婆婆急得不行,宝宝哭得越来越频繁,此时的我,奶水更下不来了,终于医生开恩,在宝宝出生第三天同意给喝奶粉,但是宝宝因为没有及时摄入营养,黄疸升高,进了NICU照蓝光。进了NICU,一天只能隔着玻璃看一次,宝宝不在身边,我的身体疼,我的心也疼。我的整个世界都是灰暗的。


唯一的微弱的光,是焦急陪伴着的家人,现在回忆起来,还是很感谢很感动老公在那个时候给我息息相关的照顾和安抚。


之后两天的事情都是后来老公跟我说的,到第二天,进入了昏迷状态,消炎没有起作用,化验显示,阑尾炎加重,已经发展成了坏疽性腹膜炎,体温持续在40度以上。


这时,医生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召集医院最好的医生、马上住进ICU、最快速度安排了手术。在进手术室前,老公拉着我的手哭成泪人,而那个时候,我处于幻觉状态,眼前看到的是各种从未见过的景象,体会到自己在死亡的边缘。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终于不疼了,腹部剖宫产的刀口又开长了几厘米。旁边还开了一个1厘米多的引流口,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破了。


到这个时候,终于开始能思考,原来我整个孕期的肚子疼,就是阑尾疼,它一直在抗议,但是因为怀孕挤压了内脏导致疼痛的位置不典型,医生无法正确判断。


原来,36周、37周这两次住院,都是因为阑尾炎疼痛;并不是因为胎儿。


原来,我的宝宝,真的是很委屈被提早剖腹产出来(宝宝在出生3天后才睁开眼睛,他真的还没准备好)


幸好,虽然一直有炎症疼痛,但是熬到了37周,宝宝已经可以安全出生;


幸好,整个孕期,胎宝宝养得不错,虽然提早3周剖出来,宝宝体重7斤,身高51公分,底子不错。


幸好,生死线上走了一遭,我平安回来了,我的宝宝也很好。


如果是孕中期就出现急性炎症,还能保住宝宝吗?不敢想!



后来的恢复就不细说了,总之也是个不想回忆的过程,连续两次开腹,加上坏疽性腹膜炎的恢复艰难,整整挂水12天,断食12天(完全断食啊,全靠每天一袋袋的消炎药、营养液补充能量,到后来几天看到人家吃东西眼睛都放绿光。)


最后想在这感谢我的老公,住院期间无微不至地照顾,每天陪在病床边,白天晚上地照顾我和宝宝整整12个日日夜夜。还有我70高龄的公婆,帮我照顾女儿和儿子,在平均温度38度的高温天,每天医院家里来回赶。感恩!


哦,对了,今天推出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来秀恩爱晒幸福的。是提醒下准妈妈们,如果孕期有不明原因的疼痛,别忘记考虑阑尾炎



呵护育儿最新文章:
2018-11-16 宝宝成了“小鼻涕虫”怎么办?
2018-11-14 每天一次,啥药不喂,孩子咳嗽、鼻塞、流鼻涕全好了!
2018-11-13 女子本弱,这些才是
2018-11-08 儿科医生8个真实案例2000字救命文,字字痛心!值得每个家长了解
2018-11-07 “每4个孩子,就有1个非亲生”:一位拆散过2000家庭的亲子鉴定师,揭露了婚姻的残酷真相……
2018-11-05
2018-11-03 每个男人看了都会反思:解不开的婆媳关系原来可以通过这9戒避免
2018-11-01 男票以为自己得了绝症要死了,于是给我写封遗书,结果???
2018-10-31 女人生命中有道坎,叫“生完孩子头两年”
2018-10-30 家长一巴掌,8岁女儿没了!孩子这些部位千万不能打
2018-10-30 现在的男孩越来越娘,缺的不光是钙!

扫码关注微信

呵护育儿 微信二维码

分享文章